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11月22日电 据香港《星岛日报》网站报道,香港浸会大学22日凌晨发生尘爆意外,12名在宿舍参加生日会的学生被烧伤。全部伤者均无生命危险,其中5人仍然住院,其余学生已出院。校方表示,会与医院密切联系,并为受伤学生及家属提供协助。

部分伤者送医时身上仍沾有面粉。图片来源:香港《明报》蔡方山/摄部分伤者送医时身上仍沾有面粉。图片来源:香港《明报》蔡方山/摄

  据报道,意外发生在22日凌晨1时许,当时有约20名男女学生在伟伦楼南座12楼一个多用途活动室,为数名11月份生日的学生庆祝生日。众人围着蛋糕唱生日歌,期间有人在蜡烛仍未熄灭之际,突然互撒面粉,导致粉尘爆炸,多名学生躲避不及被烧伤。

  意外中的伤者包括8女4男,年龄介乎18至23岁,大部分手脚及面部烧伤。其中,送广华医院的6名女生一级烧伤,送伊利沙伯医院的4男2女中,其中4人一级烧伤、2人二级烧伤。全部伤者均无生命危险,其中5人仍然住院,其余学生已出院。

  事后,浸大署理校长麦建成向全体学生及教职员发电子邮件,表示火警发生后已及时派人探望受伤学生,以及通知他们的家人。12名受伤学生中,仍有多人住院,校方会与院方密切联系,了解他们的情况,并为受伤学生及家属提供实时协助。

  此外,浸大学生会向校方了解,称校方会就事件向有需要学生提供财政支持,包括协助处理保险事宜,也会为有需要的同学提供心理辅导。校方暂时不会就事件采取纪律程序行动,称处理学生情况最为重要。

  教育局对此表示,已通过校方向学生转达局长的关心和慰问,并祝愿伤者早日康复。教育局指出,已得悉校方正在跟进事件,为学生提供支持,并防止类似意外再发生,教育局会与浸大保持沟通。

  一名浸大四年级女同学表示,认识其中一名伤者,由于不是住在事发楼层,不了解事件详情。但她称,学生们之前也有玩面粉,估计可能玩的时候忘记了有爆炸危险。除玩面粉外,她称同学还会玩酱料包。另一学生表示,撒面粉的做法并非宿舍的传统,批评做法非常危险。

  河池11月19日电(蒋雪林 韦富珍)农民为了脱贫致富走科技道路,给规模养殖的鸡吃草和听音乐,这是记者在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长老乡看到的新奇一幕。

  “我们规模养殖的鸡,采用的是绿色生态的养殖方式,给鸡喂草,目的是增加鸡的粗纤维,提高鸡的营养结构,提高鸡肉和鸡蛋的品质和口感。”河池市金城江区长老乡那维村驻村第一书记韦继繁19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养殖户在收割喂鸡的牧草。 蒋雪林 摄养殖户在收割喂鸡的牧草。 蒋雪林 摄

  韦继繁表示,给鸡群播放音乐,目的是让鸡群在愉快的环境中增强适应能力。播放时,如果都是舒缓型的音乐,鸡群遇到稍微刺激的声音,会害怕,所以要播放不同类型的音乐,以提高鸡群对声音的适应能力。

  韦继繁是河池市广播电视台办公室主任,2015年9月被派驻河池市金城江区长老乡那维村任第一书记。那维村地处河池市西北部,全村共有5个自然屯,9个村民小组,291户,人口916人。全村地形以丘陵为主,其经济、文化、卫生及乡村建设相对滞后。2015年广西开展贫困精准识别时,全村贫困人口80户255人,贫困发生率为27.8%,村里没有集体经济,全村三分之一的人口共324人在外面务工,是名副其实的“空壳村”。

养殖户将牧草打碎喂鸡。 蒋雪林 摄养殖户将牧草打碎喂鸡。 蒋雪林 摄

  “技术和缺乏年轻人成为贫困村创业‘拦路虎’,我在参加贵州遵义党校举办的第一书记培训班之后,自费带领村委和群众代表到遵义、昆明、南宁、柳州、广州、深圳等地实地考察农业种养项目,学习借鉴外地的致富经验,探讨那维村的发展方向。通过考察,我们决定走科技脱贫致富的路子。”韦继繁说,给鸡群吃草和听音乐,就是通过学习和在科技人员指导下,采取的不同寻常的养殖手段。

  2015年12月,那维村村干部与当地贫困户共同创立了广西河池市广富种养专业合作社。依靠当地日照充足、森林覆盖率高的优异自然条件,开始集中养殖绿壳蛋鸡。合作社在该村下店屯租用25亩林地建设绿壳蛋鸡养殖场,集中养殖绿壳蛋鸡10400羽。合作社对基地内的绿壳蛋鸡严格按“生态、绿色”的标准进行集中放养、统一管理、统一销售,采取“合作社+基地+农户”的产业化模式运行。贫困户以1000元/股形式入股,目前合作社共吸纳该村贫困户51户。主要以销售绿壳鸡蛋及部分肉鸡盈利,利润30%归农户、70%归合作社。

养殖基地里安装有音响,给鸡群播放不同类型的音乐。 蒋雪林 摄养殖基地里安装有音响,给鸡群播放不同类型的音乐。 蒋雪林 摄

  韦继繁介绍,鸡苗投入养殖后4至5个月可产初蛋,养殖半年后可正常生产,日均产蛋4000枚。绿壳鸡蛋目前供不应求,比普通鸡蛋每枚价格要高出0.5元。按市场价1.5元/枚,合作社每年可收入219万元;肉鸡按年出栏,每年可出栏5000羽,年可收入35万元。贫困户预计每户年纯收入4000元以上。

  今年54岁的董爱红是那维村的贫困户,她被合作社聘为养殖员,每月可有2000元的工资。稳定的收入,让她家很快就脱了贫。绿壳蛋鸡养殖场一共聘用了10位养殖工人,其中6位是贫困户,这些贫困户现在均已脱贫。至2017年底,那维村如期实现脱贫摘帽任务,全村77户249人实现脱贫,全村贫困发生率从27.8%降到了0.64%。

养殖工人在捡绿壳鸡蛋。 蒋雪林 摄养殖工人在捡绿壳鸡蛋。 蒋雪林 摄

  河池是后发展欠发达地区,贫困程度深、贫困面广、贫困人口多,是广西乃至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十二五”末,全市11个县区中有10个是贫困县区(有7个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3个是自治区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或“天窗县”),占广西贫困县的18.5%;有684个贫困村,占全市行政村总数的45%,占广西贫困村总数的13.7%;有69.1万贫困人口,占广西贫困人口的15.3%;有7个深度贫困县,超过全区总数的1/3;有430个贫困村是深度贫困村,占全区深度贫困村总数的28.9%。

  据河池市官方统计,2016—2017年河池市实现31.53万人脱贫;贫困发生率由2015年底的20.16%下降到2017年底的13.06%,下降了7.1个百分点;2016年以来,全市累计搬迁入住16.2万人,搬迁人数为广西最多。(完)

  11月20日电 据澳大利亚《星岛日报》报道,澳大利亚悉尼市政府宣布,已举办22年的中国新年(Chinese New Year)庆典,在2019年起将更名为“农历节”(Lunar Festival)。

  据报道,悉尼市政府网站日前公布2019年2月的活动计划,其中包括将于2月1日至10日举办的农历节。市政府随后也公布了农历节的活动安排以及义工和招商信息等。

2月23日晚,2018年“悉尼中国新年灯会”在悉尼情人港开幕。图为游人在狗造型彩灯前留影。中新社记者 陶社兰 摄2月23日晚,2018年“悉尼中国新年灯会”在悉尼情人港开幕。图为游人在狗造型彩灯前留影。中新社记者 陶社兰 摄

  市政府回应称,更名是为扩大此项活动:“农历节将接纳所有的小区和文化,无论他们是否使用农历纪年,同时也为活动的未来发展创造机会。中国农历新年会是农历节的核心元素,许多活动将在唐人街进行。”

  市政府强调,事前已咨询本地华人小区侨领,也曾与多国驻悉尼领事馆及韩、日、越、泰、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小区沟通。

  不过,曾担任悉尼中国新年庆典顾问的悉尼禧市商会主席陈建青认为,活动当年是由华人小区发起和组织,市政府应在认识此历史的基础上进行更广泛的咨询。

  中国侨网11月16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报道,纽约法拉盛当地时间周三凌晨发生一起凶杀案,一对60多岁华裔夫妻死在家中。当记者赶到现场时,警方已经封锁了案发地点和附近街区,并对邻居进行问话。周三晚间,警方公布了这对夫妇的姓名,男性死者名为刘春福(Liu, Chunfu 音译),女性死者姓名为赵德玉(Zhao, Deyu 音译)。

  纽约市警109分局随后发布公告,公布嫌犯信息和照片,并向民众征集和嫌犯相关的信息。

嫌犯照片公布

嫌犯照片公布

  公告称,男子名叫林赛春(Lam, Sai Chun音译),52岁,出生日期1966年5月15日,身高5英尺7英寸,重200磅,黑发,棕色眼睛,最后一次目击地址:纽约皇后区37大道144-55号。

  公告描述,这起案件发生在11月13日星期二晚间大约9点,地点位于37大道144-55号一栋居民楼2楼。警方正在锁定嫌犯的位置以展开调查谋杀案。警方提醒,嫌犯可能携带武器,接近时请小心。任何有和嫌犯相关信息的民众,请和警探Carl Caputo联系,电话718-321-2294,或同北皇后区警探局联系,电话718-520-9200。

  据警方之前消息,周三凌晨0点05分左右,纽约市警109分局在接到报案后,赶到了位于北方大道以南,帕森斯大道(Parsons Blvd)和147街之间的一栋3层公寓楼2楼的大单间出租公寓里,发现一对60多岁的男女倒在血泊之中,当时均已没有知觉和意识,并且身上有多处被刺的伤口。这两人于周三上午10点31分被宣告死亡。

  纽约市109分局局长、副督察夏因(D.I. Keith P. Shine)事发后亲率大批警员赶赴现场进行调查,暂时判定为他杀。周三傍晚5点多,纽约市警法医部门抵达案发现场,并于5点半左右将2具尸体陆续抬出。另外也有消息称,案件发生在周二晚上更早些时间,死者是一对华裔夫妇,现年67岁的刘姓死者先遭毒手,身中20多刀,而64岁的妻子外出回来后,也未能幸免,身中十多刀。

  警方初步怀疑凶手为死者的室友,一名现年52岁的林姓华裔男子,在事发2周前,双方曾发生过激烈的言语和肢体冲突。而该居民楼2楼也是同时租住着4、5户人家。死者的女儿是美甲业者,本来与父母约好周三一起吃早饭,结果却得到了噩耗。目前警方仍在对案件进行调查,并对嫌疑人进行追捕。

  从看人看脸到看内容看质量

  ——政策调控之下综艺节目如何转型升级

  11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通知,要求加强对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的管理,坚决遏制追星炒星等不良倾向,严格控制综艺节目嘉宾片酬。对于综艺嘉宾片酬,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作出明确规定,全部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政策调控之下,有消息称,一些综艺节目的明星嘉宾正在退还部分片酬。此举意味着,大投资、大制作、大明星的节目模式难以为继,国产综艺节目或将迎来发展拐点。

  1.抛弃“唯明星”,回归节目内容

  很长一段时间里,星光熠熠的明星真人秀在综艺节目领域里“独领风骚”。在注意力经济时代,使用明星是吸引眼球的最便捷的方式。因此,明星资源成为众多综艺节目竞相追逐的对象,结果综艺节目捧红了众多流量明星,而明星嘉宾的片酬也居高不下。

  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文艺批评中心主任孙佳山指出,很多综艺节目制作方迫于收视率和点击率的压力,不重视观众群体定位,只关注是否有大牌明星压阵,导致大部分成本用以支付明星的片酬,大幅挤占了拍摄制作经费,影响了节目质量。

  纵观近年来的综艺节目市场,“雷声大雨点小”的现象屡见不鲜,大投资、大制作、大明星的综艺由于成本高,在节目模式上趋于保守,同质化和过度娱乐化等问题随之而来,少数明星霸占屏幕,过度曝光,也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

  更为严重的是,明星片酬畸高无形中拉抬了整个行业的制作成本,扰乱了行业秩序。某二线卫视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今年推出的一档节目并未使用明星,而是使用专家学者作为点评嘉宾。可当他们邀请北京一知名学者当嘉宾时,那位学者没有问太多节目内容方面的问题,反而开口就要一大笔劳务费。“那个数字一下子把我吓住了,如果那样,我们节目的经费付完这位专家的劳务费,别的事情就别干了。”该负责人认为,他们遇到的问题,缘于这些年畸高的明星嘉宾片酬,带坏了行业风气,扰乱了行业秩序。因此,谈起此前综艺节目领域的种种乱象,该负责人用颇为气愤的口吻说道:“早就应该好好整治了!”

  2.从大而全到小而美

  除了此次调控,今年6月份,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五部门也曾联合印发《通知》,提出对影视明星参与综艺娱乐节目、亲子类节目、真人秀节目等加强监管。

  面对接连的政策调控,“大投入、大制作、大明星”的综艺节目制作路子已然走不通了。孙佳山认为,“小投入、大情怀、小而美”或成为综艺节目新的发展方向。

  事实上,今年下半年以来,已经有不少节目制作机构在主动调整节目方向。比如,山东卫视今年秋天推出一档生态节目《美丽中国》,首次把环保主题引入综艺节目之中。形式上,节目摈弃了以往演讲类节目中常用的演讲技巧,没有太多华丽的语言,而是用“绿色发声人”的真实故事、朴实话语打动人。节目虽然投资很小,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个明星,却取得了不错的传播效果,开播两个月,该档节目在微博上的主话题阅读量已超过14亿,讨论量接近24万。山东卫视副总监胡韶红说,《美丽中国》是山东卫视贯彻“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节目理念的又一成功实践。孙佳山认为,“小大正”不应该只是山东卫视一家的节目理念,而应该成为国产综艺节目转型发展途中的共同追求。

  在创新节目模式之外,更需要潜下心来提高综艺节目制作水平。没有了大明星来吸引眼球,小而美的综艺节目要精准地抓住观众的需求,需要在细节上打动人心。孙佳山说,只有在情感结构、价值观念、文化认同上与当下的普通观众更为贴近,综艺节目才能获得持续的生命力。但是,目前我国的电视工业在编剧、分镜师、剪辑师等一系列相关环节上仍然相对薄弱,还不能在较为丰富的层次上满足普通观众的审美需求,这是小而美综艺节目未来发展中面临的一大挑战。

  3.细分受众,走专业化道路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凇对“小大正”的另一个理解是“小切口、大共鸣、正方向”。他认为,“垂直精分”会成为未来综艺节目转型发展的另一个选择,“每一个看上去垂直的综艺节目的背后,都是上亿的观众和千亿级的市场”。

  冷凇的判断在现实中也得到印证。作为一线卫视的湖南卫视,现在也在调整节目方向,开始走精细化和专业化道路。11月初,湖南卫视刚开播的音乐类综艺节目《声入人心》,没有明星扎堆的热闹,也没有奢华的舞美灯光,有的倒是一种“高冷”的艺术气息,因为节目成员表演的完全是高难度的音乐才艺,从而助推艺术进入更广泛的公共生活,给人们带来美与思考,让人们变得沉静与开阔。冷凇说:“青春的表达方式是多元化的,街舞、说唱只是青春表达方式的一种,美声、民族、通俗都有年轻的优秀的从业者,《声入人心》就打通了这批资源。”

  冷凇认为,在节目研发中,更注重圈层观众的需求也是未来综艺节目的转型发展方向。节目制作方要抓住对某一类事物有共同新鲜感和好奇心的观众,在感性和理性之间呼唤知性综艺,在小众和大众中间追求兼具专业性和大众化的“专众”综艺。

  小而美的综艺节目,对我国综艺节目的研发能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扎根本土文化资源和本土观众心理,是小而美综艺节目“稳准狠”抓住观众的关键。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国的综艺节目模式都严重依赖引进,近日,浙江卫视的原创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就被欧美市场看中。“《我就是演员》开创了国产综艺节目输出欧美的先例,证明了中国原创节目的生命力,也意味着未来综艺产业对创意研发和策划人才的需求将更加旺盛。”冷凇说。

  (本报记者 韩业庭 本报通讯员 陈童)